忻州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仙玄传说第六百八十九章结界击破

发布时间:2020-01-23 22:06:12 编辑:笔名

仙玄传说 第六百八十九章 结界击破

这把上古传承下来的鸿鸣魔刀中含有着极其强大的可怕之力,若是让霍君白辅以最强气势一刀斩出,恐怕也能将三相之光结界彻底摧毁,只不过鸿鸣刀的魔性过于强大,在摧毁结界的同时亦会将结界的生命同时收割,所以刚才的上杉雄信才拦住了霍君白不让他使用鸿鸣刀。请大家看最全!

但此时的情况却大为不同,结界之内的上杉樱已经香消玉殒,而结界内唯一的活物便是那八岐大蛇,此时再也不需要考虑留手的问题,直接由霍君白将刀气提升最强,一刀砍出即可。

霍君白忍住悲痛,心神凝聚,抱元守一,而后横刀胸前,肃立不动,将体内真气全部灌注到手中的魔刀鸿鸣之中,那原本呈暗红色的魔刀鸿鸣刀身上的红色也渐渐变成了鲜红,就像汲取满了鲜血一般。

“破军胆!”在这一刻,霍君白将自己由精武之魄升级而来的‘破军胆’天赋开启,助推自己的气势攀登更上一层。

一时间,霍君白的气势如云气蒸腾般油然而起,紫色的破军胆气立刻如同被大风吹起的烈焰般在空气中向四周蔓延燃烧开去。

这时,诸人都感觉空气之中有一股极为灼热的气息充塞着自己的身躯,除了上杉雄信和胤嗔和尚之外,所有人均感觉从霍君白身上生出一种万夫莫挡的气势,压得在场各人都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这气势好强.....”胤嗔和尚听了上杉雄信的喝声,已经从那三相之光结界的防御壁旁退开,他感受到霍君白体内弥漫出的气息,心中大是惊愕。

而八神凉,草薙炎,神乐百合等人也是被霍君白这股逼人的气息压的呼吸难畅,包括这间剑阁在内,整座上杉城内城此时都像是受到了这股气息的感染而簌簌颤抖起来。

便在他气势达到最高点时,持着鸿鸣刀的右手先是微微一扬,然后再度劈出,空间中登时魔气四射,寒冷侵人,这一刀终于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那紫色的防御壁狠狠砍去。

“喀嚓!喀嚓!”

一声脆响,在挟着雷霆般气势的鸿鸣刀还未砍到那紫色的屏障上之时,整个屏障就像玻璃遭受了极强的音波轰击一般,一道道裂开的痕迹已经在那屏障上丝丝龟裂开来。

“嘭!”

下一个瞬间,当鸿鸣刀狠狠的撞击在那屏障上之时,本来那几乎牢不可破的结界屏障顿时如同被大石砸上的冰面一般爆裂开来。

“嗤——”

在结界屏障破碎的瞬间,一股炎热的妖气从结界内喷涌而出,上杉雄信、胤嗔和尚、八神凉、草薙炎四人振奋精神,一同冲着那身体正在不住胀大着的八岐大蛇暴冲而去。

他们四人均是一般的想法,想要在这恐怖的妖魔还未恢复体型时将之彻底消灭。

而霍君白却是箭步冲前,附身抱起了血泊中的上杉樱,将她搂在怀中,大声叫道:“小樱,振作一点,我一定要救你!”一边说,一边将自己体内的真力源源不绝的输送过去。

但任凭他怎么呼唤,怎么输送真力,怀中的玉人却是毫无应答,随着滴滴答答的鲜血滚落,那滚烫的身躯也渐渐的冷了下去,感受着上杉樱的体温渐渐由温变冷,这一刻,霍君白的心中似乎再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和周围发生的事情。

“君白......我们先葬了姐姐吧.....”不知道过了多久,上杉铃音带着哭腔的声音才传进了霍君白的耳中。

霍君白怀抱着上杉樱冰凉的身躯,依然不愿意接受几天前那个会笑,会唱歌,温柔可亲的美丽少女就这么逝去的现实,只是木然的摇了摇头。

上杉铃音紧咬下唇,将嘴唇咬的满是鲜血,终于,她伏在霍君白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热泪终于顺着霍君白的眼眶中滚滚而下。

“是个男人的话,就站起来战斗吧!”上杉雄信的声音忽得暴喝而起,让诸人心中都是一凛。

被他这么一喝,霍君白心中一个激灵,抱着上杉樱的尸身缓缓站起身来,木然的看向上杉雄信。

“君白,小樱为封印妖魔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必须赶在蛇魔奇牙从八岐大蛇体内逃出之前将它再度封印起来!要不然,小樱所做的牺牲完全都是白费了!”上杉雄信沉声说道。

上杉樱的死一时间让霍君白心痛无比,但经过上杉雄信这么一说,他也立刻明白了如今事情的严重性,上杉樱是为了保护上杉铃音而代替她做了蛇魔奇牙的封印者,作为人柱力而封印着八岐大蛇。如今八岐大蛇已经打破封印冲出了上杉樱体内,那蛇魔奇牙脱困而出也是转瞬间的事情。

如果蛇魔奇牙来到人间,那么上杉铃音就得肩负起封印它的。如今,只有再度寻找一个人柱力,将尚未逃脱出八岐大蛇的蛇魔奇牙再度封印起来。但据他所知道的,上杉樱之所以能作为人柱力来封印八岐大蛇,那是因为她们上杉一族的体内拥有对抗妖魔的特性,如果再找到一个有能力封印八岐大蛇的人,那谈何容易?

“别灰心,只要能找到八岐大蛇那家伙,我自有办法封印它!”上杉雄信沉声喝道,他的喝声也让痛苦并迷茫着的霍君白看到了希望的明灯,喃喃的问道:“它逃掉了吗.....”

草薙炎走上前来,长叹道:“君白小兄弟,那妖魔果然厉害,刚才它最多只长到了一人多高,但即使是这样,没有成长成完全体的八岐大蛇仍然强行从这里突破逃掉了.....”

霍君白这才注意到,如今的剑阁之内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名武士和忍者的尸体,这些都是上杉城内城的精英亲卫,每一人至少都有六品妖兽左右战斗力,地上更是一片狼藉。看来刚才在自己迷失了心神之刻,这里刚刚经过了一场恶战。

八神凉肩头一片血肉模糊,胤嗔和尚的脸上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而他的黄铜禅杖也断成了两截,就连上杉雄信这样的修为,腿上也是多了一个汩汩冒血的血窟窿,西边的墙壁破开了一个大洞,想必那八岐大蛇正是从那里破壁逃出的。

“就算它逃到天边,我也要亲手将它封印起来!”上杉铃音此时也振作起来,持着手里剑,在自己掌心一划,任由掌中鲜血不住的沁出,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

霍君白见她这幅模样,知道她是下了决心要以上杉家族传人的身份来封印那蛇魔奇牙,心中更是一紧。

“不,铃音,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我不准你使用那一招!”上杉雄信凝视着西边墙壁上那破开的大洞,朝着远方的天际看过去,沉声说道。

上杉铃音虽然没有言语,但霍君白从其眼中却看到了复仇的烈焰。他来到天脉雪陆,主要任务就是拿回胧月魂石,寻找风铃的后世,但此时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上杉铃音。

“啊?草薙剑怎么会这样....”这时,草薙炎突然捧着手中的草薙剑,语音发颤的自言自语道。

林凤儿曾经用过草薙剑,听到草薙炎的声音,不由得转头看去,当下也是一惊:“草薙剑上怎么会有裂纹。”

诸人听到这话,一同看向草薙炎手中的宝剑,原来,此刻的草薙剑上,出现了道道龟裂的细纹,本来散发着淡淡毫光的剑身也失去了光泽。

“糟了,八尺琼勾玉和真经津之镜也有了裂纹。”这时,八神凉和神乐百合也扬起了自己手中的家族重宝,正是那八尺琼勾玉和真经津之镜,现在这两件宝物也如同草薙炎手中的天丛云剑一样,出现了丝丝龟裂,原本外放的灵气也是一丝不剩。

上杉雄信咬牙道:“这蛇魔奇牙好是狡猾,它知道这三样宝物是三大家族封印术的关键,在刚才它逃出去的时候,借着君白的魔刀砍在那三相之光结界上的同时发力,破坏了这三样宝物.....”

“上杉前辈,这八岐大蛇会逃到哪里去?我们是否应该立刻循着它逃走的踪迹追击过去呢?”这时,林凤儿发声向上杉雄信询问着。

上杉雄信默然不语,好一会儿才道:“不,不能追。”

“为什么不追?”诸人都是愕然发问,所有人都是不明白这八岐大蛇害死了上杉樱,作为父亲的上杉雄信为什么不让大家追击?

“我比你们更想杀死这只妖物,但现在以我们的能力不能贸然追击,只看这只妖物在体型还未完全复原之时便能从我们手下突围逃走,若它恢复了完全体,我们现在上去无异于送死。所以,我们现在必须保存实力,等石川和晴明回来,再详细商议对策。”上杉雄信走了几步,缓缓的说道。

霍君白皱眉问道:“前辈,可是你刚才不是说我们必须赶在蛇魔奇牙从八岐大蛇体内挣脱之前找到它吗?”

本书来自: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的电话
柳江区人民医院
吉林牛皮癣专科医院
泉州知名牛皮癣医院
山东妇科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