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初恋凋零在异乡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44:44 编辑:笔名

梅一袭深红色的连衣短裙,牵牛花一样绽放在朋友的宴会上,瞬间点亮满座宾朋的眼睛,接着就是“啧啧”的赞叹声。短裙衬托下瘦小的梅,给人一种娇小可人的感觉。梅的皮肤白皙,甚至有些晶莹透亮,深红色的短裙更是把一张鹅蛋脸,烘托的犹如刚绽放的花朵般娇艳,水汪汪的一双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眼睛,仿佛一眨眼,泪珠就要掉下来似的。禾苗,是梅要好的朋友,看到梅,立刻跑上前,拉着梅的手,看着因坐月子身体略显臃肿的禾苗,梅感叹一番后,两人又开始了儿时那种叽叽喳喳没有任何修饰的嬉闹。  君,一个经历无数风雨的男人,此刻正坐在大厅的一张桌子旁,因不太爱言语,也就少了很多寒暄。君的眼睛很大,显得很锐利,一张国字形的脸上有几许淡定的神色。从梅进门,君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这个貌相清纯,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女人。  宴会后,梅与禾苗依依不舍的道别,君不失时机的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对梅说:“我送你吧?”梅抬头看看比自己高出一头多的男人,这不是吃饭时坐自己对面的那个人吗?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片空白,不知说什么好。机灵的禾苗,几句客套话便掩饰了持续数秒的尴尬场面。“好吧,就让你当一次护花使者”。然后向梅介绍:“他叫君,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他送你,我放心!”梅在心里揣摩着,不置可否,看他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又有好友做担保,应该是没事吧。梅轻轻地点点头。  一路无语。君总是时不时的转头笑着看梅,到了租住的地方,梅下了车,向君眨巴眨巴那双谁见都迷恋的眼睛,说;“谢谢你。”看着梅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君也下了车,“送你进去吧?”“不用了”,梅微笑着,春风一样的飘进了大门。    华灯初上,街上霓虹闪烁。  梅一个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着,迎风飘过来的烧烤气味十分呛鼻。在梅居住的胡同口,是一条大约五米多宽的小街。天一擦黑儿,很多小商小贩便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时间久了,就形成一个夜市场。正想迅速离开,“梅——!”一个似曾耳熟带有磁性的声音在叫她,梅循声望去,哦,原来是君。“吃饭了吗”“正准备吃呢”,“那就一块吃吧!”梅有些犹豫,这个人只是一面之交,自己并不熟悉,随便和人家一起吃饭,不太合适。“附近有一家环境很别致的小饭店,要不咱一起去品尝一下饭菜味道如何?”梅听着君的诚恳邀请,想着,人家毕竟送过自己,要是拒绝,是不是显得自己故作清高?“那好吧”。  这是一家只有七八十平米的小店,进了店门,就给人一种非常清新的感觉,墙的一面摆放着只能坐下两个人的小桌,座位是秋千吊篮式会摇摆的竹椅,吊绳上缠满了绿色藤蔓,耳边还有梅喜欢的古筝弹奏的轻音乐。顿时,梅没有了初始见面的拘谨,君也很有兴致的向梅介绍这家的饭菜。饭后,君还是把梅送到家门口,默默地目送着梅进了大门。  回眸招手作别时,梅的心却在君月光般含笑的眼神里颠簸了一下。人已进门,心却被匆忙丢在外面君的目光里。  君是一家私人企业的股东,在城市另一头的花园新区,有个三居室的公寓。可是,自从有了那次宴会后的相送,梅居住的这条嘈杂小巷,便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梅在一家连锁的超市做售货员。每逢下班,梅总能在单位门口看到君。几次邂逅,几次相约,梅和君渐渐熟稔起来。君开始带着梅参加他的各种宴会,带梅去熟悉他的公司、家庭,逢人就介绍“这是俺家的小精灵”。看着君一副赞赏的目光和充满爱意的笑容,梅的心醉了,心理防线刹那间崩溃了。  初冬的小雪伴着纤纤细雨,洋洋洒洒的下了老半天。因为地面的温度,雪花落下时瞬间也就不见了踪影。君和梅并肩走在幽静的有些泥泞的小道上,迎面吹来的寒风刺骨的冷,君把梅揽入怀里为梅遮挡风寒。“梅,你说,咱俩在一起能走多久?”“两三个月吧?”梅迟疑的回答。“要是能一辈子多好。”君满眼柔情。梅不语,因为她真的不知道,一个贫家女子能和这个有一定经济基础的男人到底能走多远。  时间在卿卿我我中一天天的飞逝,梅俨然成了君家庭中的一员,出入成双成对。一次,君说他帮梅转接了一个百货商店,让梅辞职。梅心中没有丝毫的准备,颇感意外,但看到君的两汪柔波,梅觉得无法拒绝。于是就专心致志的经营起了自己的生意。  君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的寒夜,两年如一日的接送梅去上下班。君成了梅全部感情的依靠和寄托。  各种花草树木伴着春天的脚步,悄悄的披上毛茸茸的嫩绿。君拉着梅伴着晨练的人们,在公园里呼吸着久违的稚嫩幼芽的清新。两只不知名的小鸟,啁啾着时而落在树枝上,时而在君和梅的面前你追我赶嬉戏。梅小鸟依人般斜倚着君,指着小鸟说“那一只是你,那一只是我,咱们真的能像它们现在这样快乐的生活一辈子该多好!”君一下把梅完全拥进怀里说:“我们就是白发苍苍,我也要拉着你一起逛公园,你走不动,我就抱着你!”梅流下了幸福的眼泪。梅彻底被征服了,动情的唱起了那首《浪漫的事》:  我能想到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里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的宝  君的公司出现了危机,好几天没见君了,梅焦躁不安,她已经离不开君了,这个男人成了梅心里亲的人。梅决定带着自己多年攒下来并不多的积蓄去帮君解燃眉之急。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女孩,两汪机灵水盈的清波。一头秀发瀑布一般泄在脊背上,魔鬼般的身材,让人忽然想起了《聊斋》中的狐仙来。梅心中“咯噔”一下,一股从未有过的醋意感,在心中泛起。君指着她对梅介绍说:这是新来的员工——燕子,见君没什么异样,梅边交代了一些诸如注意身体之类的话,把钱放在老板桌上,梅就匆匆离开了。  君说,公司遇到了经济危机。为了使公司度过危机,君近段无法天天陪伴梅了。梅为君是个有事业心的男人而感到自豪。梅丝毫不怀疑君话中有没有水分。梅安慰君说,你只管把心思放在公司事务上,不要分心。  日子在度日如年的窘迫里,一分一秒的度过。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已经有十天没有见到君的身影了。  君现在在忙什么呢?君吃饭按时吗?君消瘦没有?君失眠过没有?十天时间,梅吃饭不香,睡觉不眠。梅的思绪每天都在围绕君打转转。  梅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思念之情。于是,在一个凉爽的早晨,梅早早起床,匆匆的洗涮一下,来到街上,买来君喜欢吃的早餐,打的直奔君的公司。梅没有给君打电话,为的是给君一个惊喜。  梅轻轻的敲了敲君办公室的门,无人应答。  一位漂亮的女职员走过来,告诉梅,君总去香港洽谈业务去了。  梅的心一下子掉进了冰窖。  以往,君每次出差,都会在时间亲自告诉她目的地和时间,或者打电话告知。同时,再三叮嘱,要梅好好照顾自己。而这次......  树上知了的叫声渐渐远去,黄叶开始一片片从树上凋零。  一连三个晚上,梅做着同样的噩梦:梅梦见君和燕子躺在华丽堂皇的大酒店的金丝床上。每次惊醒,梅都是一身冷汗。  梅斜倚床头,再也睡不着,一直挨到天亮。  梅的心在滴血,身体一天一天的消瘦。    君结婚了,但新娘不是梅,是曾经在君那里见过一面的那个“白狐”。听说是在君危急时曾帮他的那位叫燕子的女孩。  梅如五雷轰顶,她至死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梅要找君做个解释,她手指颤动着拨通了君的电话,两人的见面没有说到十句话。梅问君还记不记得说过要一起白头到老的话,君的解释只有六个字“此一时,彼一时”。  梅的眼泪像决了堤,疯也似跑开了。她无法面对这个现实,承受不了君冷酷的言语。与君相处的日子里,君已经是她生命的全部,所以痴迷、心醉。心醉的时候,自己的视线模糊了。她坚信两个人的忠贞,以致没能注意到君微妙的变化。  骗子,你是个感情骗子……梅一路歇斯底里的哭喊着。  不知何时,原本晴朗的天空被乌云遮住了太阳,随着几声闷雷,天开始下起了小雨,雨水顺着梅的脸颊流淌,她分不清哪里是泪水,哪里是雨水。雨越下越大,似乎老天也为这份真情所感动,为梅的痴迷而哭泣。  梅眼睁睁的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睡”了三天。  梅把店面转让了。她开始整日酗酒,除了买酒,梅就把自己关在家里,跪在地上祈祷“万能的神啊!给君力量,让君回来吧!”梅为了对神的虔诚,发誓不再吃肉。梅精神受到了刺激,失常了,她把自己一件白色上衣剪开,做成一个布娃娃,在上面写上君的姓名、生日,每天都用针去刺布娃娃的穴位,边刺边问“君,痛不痛?如果你失去知觉的话,那你就去死吧。......”  朋友们纷纷来探望,梅就语无伦次的讲她和君的故事。在梅心里,君已经死了,一切都结束了,梅想到了死。  于是,梅趁人不注意,在街上买了100片安眠药和一瓶敌敌畏农药。回到大门口,遇到正在等她的杏,杏看到脸色暗淡、目光呆滞、甚至摇摇晃晃的梅,一下怔住了:“你怎么成这样啦?手里拿的什么?”梅遮遮掩掩,杏顿起疑心,把袋子夺了过去。“天哪!你怎么能这样?就算你舍得朋友,你怎么舍得含辛茹苦养大你的爹娘?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为了一个负心汉,命都不要,值得吗?”杏把袋子扔到了梅看不见的地方,拉梅进了屋。又是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梅好似什么也没有听见,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哭泣。杏无奈“梅呀!你要是真傻了,就像街上的憨子一样,一个朋友都没有了,看谁还理你,你要振作起来,以后的路还很长呢!日子还要好好活呀。”杏拉着梅的手,一边劝说,一边心疼的掉眼泪。她为老天这样对待心地善良的梅,感到不公平。  就这样,梅在生与死的飘摇中,不知不觉度过了艰难的一年。梅终于没有倒下,她想起了朋友的话,不为自己,为那些对自己满怀期盼的人们,要振作。梅不再封闭自己,像个虚弱的婴儿一样慢慢的学着接触外界,可是她十分抵触男人,觉得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梅不与男人说话,不去男售货员的地方买东西,不与君同一姓氏的人聊天。  梅时不时的问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没有亲人的异乡待下去?梅再也没有吃过一口肉,再也没有唱过那首《浪漫的事》。    又是一个生机盎然的夏天,君已经从梅的记忆中完全隐去。失恋的梅完全摆脱了君的阴影,梅重新走入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轨道。  一个火伞高张的午后时分,梅一个人望着窗户发呆,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阵手机铃声惊断了梅飘忽不定的思绪。电话另一头传来杏的声音“好久不见了,你在忙什么呢?一块聚聚吧?”真的好久了,梅也正想找个机会,答谢这位曾经从死亡边缘上把自己拉回来的恩人。没有杏,梅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于是就欣然同意“怎么?就咱俩啊?”梅有些诧异。  杏试探性的说“有个老朋友想和你说几句话”,“谁呀?”“一会你就知道了”。八年了,梅都没有踏入这个曾经给她带来无限幸福和伤痛的酒店。  来到酒店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啊——是他!  梅的心像被别人用钢刀深深的刺了一下,钻心的疼。梅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欲走不能,留又寒心,梅的脸阴沉的像要下雨。  君在挨着梅的座位上坐下,梅下意识的往另一边挪了挪。“梅,这几年还好吧?”君还是原来的样子。  梅却感到好陌生,一句平常的问候,此刻显得是那么的虚伪。  坐在一旁的杏接上话对梅解释说,君一下午都在说你,说你是世上的女人。梅的眼泪开始在眼里打转。与君相处的朝朝暮暮一下子在眼前变换交织起来。梅强压着内心的翻滚,使眼泪没有掉下来。“梅,我这一生,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恨我,你就骂我吧”君的眼里有泪光在闪动。看着这个曾经让自己痴迷,夺走自己初恋的男人,再次像当年与君见面时那样泪流成河。  梅忘不了当年君对她的溺爱,忘不了君风里雨里的接送,忘不了花前月下的情意绵绵;更忘不了君弃她而去,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忘不了差点让梅疯掉的君的一句话:此一时,彼一时;忘不了,这个男人让自己从一个娇小温柔的小女人,一夜之间变成了恶毒的小妇人。  一番泪水的狂泄,梅才清晰的捋顺了自己八年来的情结。梅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呆了八年,几多回忆,几多忧伤,几多怨恨,随着一声“对不起”烟消云散。原来八年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仅仅的三个字。  酒店里的音响正在播放着歌星杨洪基演唱的《三国演义》主题歌的: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繁华梦境,淡薄如烟;雍容映照,心似碧圆;寒武已尽,灵杰呈现。”  梅静静地想着那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佛语,轻轻地抹去腮边的泪水,到该离开的时候了。 共 49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选对方式很重要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人的寿命会减少吗

上一篇:人群中的惊人一瞥

下一篇:秋景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