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胎记颂1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8:12 编辑:笔名

从小,我渴望长大离开家——去到没有人的山里大哭,大叫

我没有孤独的生命可我却托载着孤独的心灵他不诉苦,也不哭沉默地像个哑巴

我有一块胎记从娘胎带来的“福气”挂在脸上——想抹,都抹不掉他们说这样我丢不了比二维码都好使可他们都不懂我的痛——我经历着万千人的鄙夷还得陪着笑容那种感觉 ——想哭,又不能让人看见

好在我黑这倒成了我的幸运让胎记不很清晰可留在心里的异样让我总是不敢抬头向我爱的人说声爱你——她会不会笑那该是怎样的笑

我动了无数次手术在手术台上保持一个动作要四五个小时肉皮都烧焦,都冒烟血不停地流半个脸肿的不成样子我都得忍着,默默承受

他们问我疼吗当看到其他病人疼哭的时候我说不疼——比起这些年心上的痛轻多了, 真的轻多了

每一次激光手术我都抱最大的希望可每次又都很失望没有任何改变的向里搭钱我说——算了吧,不治了这次,我没哭谁信……

这就是命啊该带着的——甩都甩不掉那就带着吧反正也痛习惯了痛麻木了算了吧——不治了,不治了

可我无时无刻啊不在想——你走吧别再缠着我了,好吗求你了我真的——真的受够了别人的那种眼神

那些个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的议论我都懂他们说什么,想什么可我不能说,也不能哭我就该什么也听不见

还是又去手术直接去割掉它为了它——我住了两个月的院听着病友一夜又一夜的呻吟我不哭,也不喊痛就由着心理滴的血慢慢平静——也或许,我该是笑了

手术期间我完全换了模样两个大肿瘤挂在脸上吓到了朋友吓到了好朋友我都不在乎就像临死前再多的痛也该沉默的承受然后无声地死接着是破涕地重生

最终——胎记去掉了我在手术台上下来站在垃圾桶边上狠狠地凝视着那块肉毫无动静的躺在桶里深呼一口气,我哭了挤出一滴泪当真的要抛弃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不舍

这种不舍不经历的人又怎么会知道

我举着吊瓶慢慢地移出手术室关门前再看它一眼然后将曾经所有的痛都扔进那个垃圾桶里然后关门——永远也不会再打开

最后,就是现在的我脸上还有一道疤他们劝我激光去掉我却一直不想怎么能够去掉呢都已是留下痕迹的痛留着吧,一道伤疤映衬我黑色的皮肤像灰太狼也好像黑老大也好这种无聊的嘲讽都已经是很轻,很微弱的痛了,我能承受

痛着些也好至少不会让我忘了那年因为自卑而错过的她不知道她什么想法至少我这样想也这么做了……

阴囊湿疹的常见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地址

上一篇:小村3

下一篇:情愿是片颜色点缀我的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