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连续9季亏亏亏亏亏亏亏亏亏HTC能靠VR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6:57:49 编辑:笔名

连续9季亏亏亏亏亏亏亏亏亏,HTC能靠VR翻身吗?

靠着数次前瞻性眼光,HTC一度与苹果比肩。如今连续9季亏损,王雪红这个救火队长能靠着新开辟的VR战场让HTC翻身吗?

8月14日,对于HTC(宏达电)的CEO王雪红来说,又是焦虑的一天。

这一天是HTC披露财报的日子,HTC已经连续9季亏损了。

2011年与丈夫一起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台湾首富的王雪红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家曾经和苹果匹敌、税后净利达到620亿新台币、年增长率达到67.1%的硬件公司,会在今后几年内营收直线下降。

2017年第二季度,HTC营收161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35.45亿元),同比增长11%。虽然营收有所增长,但并没有对亏损的局面产生多大影响,税后净亏损还是达到19.5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29亿元)。

这个起家的公司在业绩下滑后,由创始人亲自掌舵,开拓新领域,却仍然没能止住趋势。

在今年6月,当标题还是HTC连续8个季度亏损的时候,王雪红在股东大会上提到:我担任CEO一职已经两年时间了,我坚信在第三年HTC一定能给股东带来满意的结果。

过山车式发展轨迹

许多人已经忘记了,世界上款安卓智能是HTC在2008年推出的。而在此一年前,这家在1997年金融危机中成立的公司,才刚刚从一家代工企业进军市场。

HTC的业务领域一直处于时代的前端。成立之初,其主要工作是做大品牌的电子产品代工。

目前的代工方式主要两类,一类是OEM,由委托方提出产品设计方案,且被委托方不得为第三方提供采用该设计的产品;另一类是ODM,从设计到生产都由被委托方自行完成,产品成型后委托方再贴牌买走。

HTC采用的是ODM的方式,自身具有研发能力。HTC刚成立时,微软推出了一款掌上电脑操作系统,但当时连PC电脑都没有普及,掌上电脑看起来太过超前,微软找不到代工合作伙伴。

王雪红却选择接下这单,因为这符合她创新的理念。

然而这款产品让HTC两年赔掉了4.4亿新台币,的时候亏损达到10亿新台币。靠着王雪红之前盈利的威盛公司为HTC不断注资,终于熬到了为康柏代工止亏盈利的那天。

这是王雪红对HTC业务的次前瞻,第二次前瞻是在2G到智能的转换阶段。

2008年,HTC从后台走向前台进军市场。因为抓住了智能兴起的势头,充分发挥先发优势,在强势品牌尚未行成的时候就抢占了一席之地。

美国《周刊》评选了2010年全球十大创新公司,HTC位列第四,在它前面的是三家分别是:微软、苹果和谷歌。

在2011年,HTC营收甚至达到傲人的近4658亿元新台币。但从2011年起,HTC的营收开始不断下滑。从2011年第3季的1358亿新台币,一直跌到今年第1季的145亿新台币

下滑的源头,是HTC与苹果在美国的那场旷日持久的侵权诉讼。

2010年3月,苹果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诉讼,

称HTC侵犯了苹果iPhone的专利,要求禁止HTC智能在美的销售。同年12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定HTC侵犯了iPhone的647号专利,从2012年4月19日起,禁止进口HTC涉及该项专利的智能。

从那之后,苹果屡屡以侵犯专利权向HTC发难,HTC也奋起反击。

专利诉讼败案让HTC在美国市场遭受沉重的打击。2012年第三季度,HTC在美国的占有率下滑到了16.2%,而盛时的HTC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超过20%,而那时苹果的美国市场占有率也没有超过30%。

除了苹果,当时与HTC同属WindowsPhone系统阵营的诺基亚也在多国对HTC发难,提起专利侵权诉讼,HTC的多个机型在多国遭到禁售,这加重了其负担。

2013年的王雪红曾向媒体透露,她认为2013年第3季度就是HTC的谷底,其后业绩将出现反弹淡淡红尘。

2013年后业绩真的反弹了,但一年多后,更大的危机来临。从2014年第2季起,HTC开始了到目前为止长达两年多的亏损之旅。

HTC的股价走势图,看起来就像山脉剖面图:2011年前的走势图像山地,连绵起伏着上涨,而2011年处的线条就像突然隆起的一座高山,到达顶峰后,除了偶尔的一些波动,线条一路往下,连续9季的亏损更是让这个剖面图的右侧看起来像一片平原。

HTC股价走势图

另辟VR战场

2015年3月,在巴塞罗那MWC2015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HTC宣布与Valve合作开发虚拟现实头显HTC Vive,并展出了开发者版本的Vive头显。

从2014年Oculus登陆Kickstar起,VR就开始了向主流市场的迈步。

此时的HTC正在亏损与盈利间挣扎。有声音认为,这时候发展VR业务,是HTC在救场。2016年2月末发布HTC Vive的预售后,3月4号和7号HTC股价累计上涨21.5%。2016年4月HTC Vive消费者版本正式发售,6月时,HTC的股价达到了2015年5月至今的点。

但Vive想要的并不仅仅是救场。

在苹果诉讼案后,HTC已经失去了北美市场。而2014年的大陆,高端市场被苹果、三星占据,中低端市场又有了小米、魅族,另外索尼、OPPO、vivo、锤子等品牌虎视眈眈。

从大陆市场销量前三甲跌出十名以外,HTC的业务不断下滑,Vive是HTC为未来市场开辟的一条新路。

在2015年季度盈利会议上,HTC的CFO张嘉临提到,HTC不仅仅是推出产品,推出产品的同时,培育整个生态系统。

除了Vive头显以及相关硬件,HTC还在内容上着力。2016年9月,HTC上线了VR内容平台Viveport;2016年末成立的Vive Studios,则是HTC内部负责开发VR内容的团队;HTC还推出了Vive X一个加速器计划,对VR内容生产团队提供支持。

今年3月,HTC以6.3亿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在大陆的制造工厂出售,获利的1.47亿人民币全部用于拓展VR业务。

这一系列的动作表明,Vive想做的,不仅仅是一个产品,而是开拓另一个市场。

HTC的业务范围共发生过两次大的变化,次是2008年从代工公司转为公司,作为智能的前驱,华丽转身;第二次是2015年初,HTC宣布与Valve合作开发虚拟现实平台HTC Vive在VR头显的研发上,再一次开始了先驱之路。

在宣布有关Vive计划的同时,HTC的创始人兼董事长王雪红辞去威盛董事长一职,全面负责HTC的业务,担任CEO。

而之前执掌HTC 11年的CEO周永明则调到了Future Development Lab,主攻未来产品的创新和研发,推动新的收入来源及扩大HTC的品牌渗透率。在周永明没有担任CEO后,数字王国的谢安找到了他;几个月后,周永明正式离职,去到了做VR内容的数字王国,而这个消息直到第二年年中才公布。

今年2月,为HTC效力长达12年的全球副总裁Jason Mackenziey宣布离职。在此之前,HTC的设计总监、北亚总裁等人也相继离职。

面临着营收危机与高层离职,HTC还是把头显做得相当精良,Vive如今与Oculus、PS VR并称世界三大VR头显。

名声有了,但Vive头显对HTC整体营收的拉动效果却不甚明显。

跟HTC的调性一样,Vive头显也走的是高端路线,价格并不亲民。HTC的CFO张嘉临在2016年11月宣布,Vive的发售量突破14万台。在VR头显中,这已经是一个比较漂亮的数字了。但以每台799美元的售价来计算销售总额,Vive的销售带来的营收也才1.1亿多美元,对2016年总体近26亿美元的年度营收额来说,并没有产生大体量的影不是你倦了响。

高层离职,业务不景气,VR业务没上去,王雪红并没有止住HTC业务下滑的趋势。

子公司Vive

据外媒The Verge报道,HTC曾在2016年向其证实已经成立了一家名为HTC Vive Tech Corporation的全资子公司,以发展战略联盟和帮助打造全球VR生态系统。

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这个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用以负责所有HTC的VR业务,但并不代表分拆业务。

也就是说,HTC成立了管理Vive及相关VR事务的公司,但业务上并未进行拆分。

有消息称,HTC成立子公司是为了尽量避免业务下滑对Vive的影响,可以更加方便上市。

王雪红在股东大会上提到,在她担任HTC CEO的第三年一定能给股东带来满意的结果。所谓满意,在目前看来,无非是能止亏盈利。

王雪红是在2015年的3月出任HTC的CEO,现在距离担任CEO的第三年结束只剩下7个月了,意味着,要实现盈利,王雪红必须在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实现止亏。

留给王雪红兑现承诺的时间不多了。

王雪红的父亲是企业家王永庆,他曾提出过一个瘦鹅理论,总结起来就是:在面对困境时要保持坚毅的态度、刻苦耐劳的精神,等待机会到来。

HTC创办的前几年也经历着亏损,凭借对市场的前瞻眼光,终扛到了盈利,HTC Vive是王雪红在HTC第三次前瞻性预判的结果,这一次,HTC是否能再凭借超前的眼光翻身?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众所周知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速递包裹
传化智联发力物流2016年度利润总额8.85亿元
易到发布声明:与韬蕴资本达成战略投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