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七杀神皇 第308章:宗门之变

发布时间:2020-02-15 19:46:59 编辑:笔名

七杀神皇 第308章:宗门之变

王权、后魁商定计策后,贪狼、破军、紫薇、斗宫四人立即收拢属下亲卫,五驾战舰立即调转方向,开始冲出战场。..

戏剧性的变化,几乎让人魔两军都措手不及

,对于人族来说自然是犹如打上一剂大补猛药,对于魔族大军来说,根本就是绝望。

失去了四位实力彪悍的巅峰显圣,更是失去了强大的战舰支援,魔族大军不仅仅在人数上限于被动,更是在士气上衰败到了顶点。

“杀!”

战舰之上,公孙复挥起手中令旗,身下战舰一马当先冲入魔族大军上方,火神弩炮爆发耀目轰鸣声,震耳欲聋。

整艘战舰犹如出海狂龙一般势不可挡,将魔族临时组建起来的战阵打成碎片,公孙复站在战舰甲板上兴奋的双手颤抖。

这么大的战役,这么大的胜利,如此不可思议的机会,势必会让他名声大振,让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一升再升,下一任公孙家家主的位置,论资历又有几人能够和他争锋。

不过转念一想,公孙复心中不禁苦笑,若是说最大的功劳,怕就是陈旭吧,他击杀了陈天南,无论如何都会是名震中州三府的英雄。

之前所谓的通缉令,现在怕就是一个笑话,现如今哪怕行走在阳光之下,陈旭的声望也足以让任何势力不敢轻易动他,谁若是敢动手,势必会为天下人所不齿。

“杀!杀!杀!给死去的师兄弟们报仇!”

有公孙复以战舰开路,后面人族武者组成强大战阵冲杀而上,而眼下魔族完全失去抵抗能力,四散奔逃,想要冲出战场。

然而这无疑更是加快了人族武者屠杀的脚步,转眼战场情势已经再明朗不过了,人族大胜,魔军大败,经此一战后,虽然不敢说收复天威府,但也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陈小子,咱们就一只和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这里么!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可不多啊。”

另一边,陈旭远远隐匿着身形看着远处战场的变化,睚眦看着眼下一面倒的屠杀,心中杀气沸腾,在陈旭识海中不禁催促起来。

“杀他们又有什么意思,况且难保那两位洞天巅峰的高手还在四处隐匿着寻找我的踪迹,我若是露出头来,面对他们两位手握中品圣器的洞天高手,怕我连跑都跑不了。”

陈旭记得陈天宁曾经说过,除了陈天南外,还有两位魔道宗门的人杰来此,那王权、后魁两人显然便是死神殿和人魔宗的人。

看两人实力不输给陈天南,一心不过是让陈天南打头阵而已,看样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就在陈旭观察战场的时候,忽然感觉胸口一动,便听到自己怀中传音符内传来公孙复的声音:“陈兄,这下你可名扬天下了,小弟我也是占了你的光了。”

“客气了,公孙兄能够大捞一笔,可别忘了兄弟我在后面出的力气。”陈旭不露面,但也并不妨碍陈旭收获应该自己所得的收益。

因为早在出发前他就和公孙复约定好了,战果平分,公孙复哪怕多少藏点噎点,也不敢太过分,最后至少十之三四的收获是要分给陈旭的。

公孙复站在战舰上听到此话立即点头道:“这个放心,不过....陈兄,我刚刚得到消息,现在三府宗门大规模的发生暴乱,太乙神宗也同样如此,但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暴乱??”

陈旭不明白,怎么会发生暴乱,太乙神宗如今的权力构架牢固无比,聂家无论是从低位还是实力上都足以镇压任何问题,怎么会出现暴乱?

就在陈旭疑惑的时候,怀中再次传来强烈的震动,一道传音传来,但并非是公孙复,而是聂紫馨所传来的消息。

聂紫馨的声音中带着哭腔,所传来的声音极其模糊,甚至听不清楚,陈旭皱起眉头,轻声传音过去让聂紫馨慢慢的说,直到第三道传音,陈旭才听明白怎么回事。

聂家出现大变,聂盖受到重创伤及本源,即便恢复,寿元未必能足够撑过一年,而齐家、柳家、周家、三家忽然发难,要聂家让出宗主之位。

更令人所意想不到的是,聂紫馨的师父此刻居然选择了退出,对于三家的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无疑让三家更加起劲。

现在太乙神宗三家人已经将主峰以及罡石山所软禁起来,而她也被自己师父软禁在玉琼阁中不许外出,只能靠之前陈旭给她的传音符所向陈旭传讯。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纵然是陈旭的阅历此刻听到聂紫馨的传讯,一时半会也摸不清头绪。

琼工忽然间改变态度和立场,这无疑是让聂家失去了最大的支援,可这样做对琼工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即便他和聂盖关系紧张,但似乎还没有到师徒决裂的程度。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选择沉默?陈旭心中想到过树中可能,但越想越是觉得心烦,干脆不再多想,最后和公孙复传讯暂时告辞后,陈旭便撕开虚空离开战场。

此刻另一端不知名的山岳中,一轮棋盘横立在天地之间,棋盘上黑白分明,每一枚棋子上却都刻画着一些名字。

有的是个人,有的是宗门,似乎将天底下的大势全然包裹在此棋盘之中,山巅一端,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看着眼前棋盘,忽然屈指一弹,棋盘之上黑子瞬间被白子所吃下大半。

“哎,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破了这场灾劫,偏偏此人命格奇异,我居然默算不出,莫不是应劫而出之辈,那便是一个异数。”

就在中年男子看着眼前棋盘发愣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不满的吼声,人虽未到,声却已经传至耳边:“我说老邪啊,你找我来干啥子?”

一股劲风狂吹,震碎四周云彩,便见远方一人身影漫步而来,一头张扬红发,刀削的脸颊,一对粗犷剑眉,方正的脸孔上霸气张扬,这不正是陈旭曾经所救出的狂刀么。

“哼,你所说的魔主已经被人所杀,而且杀他的人,你也认得叫做陈旭。”棋邪指着眼前棋局,一副兴师问罪的神色看向狂刀。

狂刀闻言神色一变,揉揉自己的耳朵不可思议道:“不可能!那小子虽然有点本事,可你若是说他杀了陈天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老邪你可别骗我!”

“我棋邪骗的人多了,但对你这样的笨蛋向来是懒得去骗,你信与不信,我的天慧棋谱上已经显出了这次魔劫已破的卦象。”

狂刀闻言,眼睛一瞪惊呼道:“不可能,陈天南那小子背后有魔界大佬的护持,一旦遇到危险,立即会跨界而出,上次我就是被他后面那位主子一巴掌给镇压。”

原来,之前狂刀对陈天宁所出手,以狂刀的实力陈天南自然不是对手,但危机之时,虚空炸碎,一只大手破开虚空结界落下,顿时将狂刀镇压下去。

狂刀心知,对付实力之强,至少也是在化神期,这种级别的大鳄突然出现,让狂刀也措手不及。

陈天南就是用这种笨方法,将天威府数位洞天高手击杀,加上之前魔族对于天威府各大宗门高层的侵透,这才让陈天南在短时间内将天威府化作修罗地狱一样的地方。

面对陈天南背后这种级别的存在,狂刀也没了脾气,想要击杀陈天南不难,难的是如何和他身后那位化神期的强者所交手。

一位化神期的魔界大佬坐镇,区区一个中州必然是在劫难逃,这么久了狂刀一直不肯出面,躲在了棋邪这里,正是想要设法躲开这次大劫,却没想到这次大劫被破了?

而且破劫之人居然是把自己从陈天南手上救出来的那个陈旭,这无疑让狂刀倍感耻辱,自己号称狂刀,怎么莫名其妙的来个晚辈,比自己都狂!

“这小子有点本事,但他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击杀陈天南,你是不是搞错了?”狂刀不信,再次向棋邪询问起来。

棋邪摇头道:“这就是我要你来此的原因,你去找他,搞清楚其中缘由,我需要知道此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好,我这就去。”狂刀做事干净利落,从来不拖泥带水,点头确认后,便立即撕裂虚空去寻陈旭问个究竟。

大同府。

陈旭从战场归来,并没有直接返回太乙神宗,而是先在大同府等候消息,因为传音符每天只有三次传音的原因,聂紫馨并没有将现在太乙神宗的局势讲清楚。

陈旭想要再等候一天,等太乙神宗局势明朗后再说,否则自己糊里糊涂的进了山门,万一被三家人所针对,到时候陈旭可不敢指望聂家能够出面救下自己。

至于自己那位师叔琼工,陈旭此刻很有理由猜测,这些事情背后,会不会就是琼工本人在搞鬼,否则齐、柳、周三家之人怎么会同时向聂家发难。

所以陈旭要等等,至少也要等情势明白后,再做决定,这两日的功夫,自己正好来盘点下自己这次的收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