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傲世傀儡师 第五百七十四章 胜!虐杀(下)

发布时间:2020-01-16 17:29:45 编辑:笔名

傲世傀儡师 第五百七十四章 胜!虐杀(下)

“这就受不了了,莫不是太无趣了吧,”古辰饶有兴致的瞥了赵旭一眼,轻声道,而后他更是作势想要再取出一刻丹药來,

“不……不,”赵旭挣扎着从喉咙中蹦出几个字來,体内血液都已被那火焰灼烧透彻,引得他说话都更显模糊,

“我自认为向來都不是一个残忍之人,但是你对我朋友所做出的那些事情,却不得不让我变得残忍起來,”

古辰凝眉,盯着他冰冷道,声音宛若出自九地狱,让人不寒而栗,

“咔擦,”

不过就在他这话刚一出口,刚刚捏起一颗丹药想要替他服下时,却见那赵旭眼中闪过一道决绝,还不待其想要出手制止,后者便是狠狠一口,直接咬断舌头,

噗,

一大口黑褐色的心血被赵旭爆喷出來,脑袋一偏,他显然是再也承受不住这般非人的痛楚,死的不能再死了,

古辰冷眼看着这具逐渐冰冷的尸体,脸上神色不变,

良久,当得整个魁斗场中几近无声之时,他才毅然转身,径直朝着那离开斗场的通道走去,不留下丝毫,

哗,

待得他的声音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中时,这座偌大的古老魁斗场中,才是陡然沸腾起來,

所有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惨死于场中的冰冷尸体,有为古辰成为最后胜者欢呼的,也有为赵旭之死惋惜的,而更多的人,却依旧是为先前那残忍一幕而感到心惊,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都清楚,从今天开始,古辰这个新人的名字将会被彻底镌刻在浩天学院的历史长河中,这一切只因他是唯一一个敢于以新人身份,挑战一位灵傀境七阶的老牌强者,而且那人还是地院中,实力最强的长生门的三门主,

而且还是彻彻底底的虐杀啊,

当然,也有着眼力极强之人能够看出,在先前的战斗中,古辰分明就是还沒有使出全力啊,至少在两个月前,他那犹若帝王般的战诀就沒有被他动用出來,想來若是他一开始就动用那战诀,这场战斗说不定还会结束的更快一些,

魁斗场中,待得学院高层离开之后,众弟子也是许许散场,只是在他们心中,那个修长俊逸的身影,已经成为了一道不可磨灭的印痕,

……

从魁斗场中率先出來,古辰沒有理会周围那异样的目光,只独自一人缓步朝着宿舍方向走去,

这场生死傀斗固然是他胜利了,但是他现在却丝毫也高兴不起來,而这个中原因,就连他自己也是说不清楚,或许是因为赵旭死之前那解脱的眼神,也或许是因为即便后者身死,但萧鼎山和阳天曾经所受的折磨,依旧难以抹去,

一路向前走着,周围的一切好似与他都显得格格不入,他埋着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连酒鬼突然出现在身前,他都是沒有察觉,

“在想什么,”

沉混的粗声令他陡然翻醒过來,只见他周身一紧,妖傀力猛的破体而出,

“哈哈……怎么,想对我动手,”酒鬼眼含笑意,道,他倒是沒想到,自己随随便便一开口,竟是能引來他这么大的反应,

“呃,是你,”

古辰抬头,一眼看清來人时,这才尴尬的撤去的周身气力,

他挠了挠头,道:“酒鬼前辈,有什么事么,”

酒鬼白了他一眼,道:“废话,沒事我跑这來干嘛,总不能让我拉着你这个小屁孩聊天吧,”

“行了,还是先恭喜你战胜赵旭,赢下这场生死傀斗,跟我來,既然赢了,自然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酒鬼挥了挥手,转身便朝地浩天所在的地方走去,

古辰一愣,不知他到底想什么,不过从一开始对他就极为照顾,不管怎样,至少不会加害自己吧,

他如是想到,旋即便脚下一动,紧紧跟了上去,

一路蜿蜒,也不知是不是酒鬼特意放缓速度,古辰总感觉前者今天每一步踏出,都会停顿些许,而且每当自己靠近他的时候,他总会怪异的大大吸上一口,就像是想要嗅出什么味道般,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多时,在这怪异的气氛中,二人便是步至地浩天,而后径直走上了最顶层的那间房间,

“哈哈……小家伙,恭喜你赢下第一场生死傀斗啊,”

刚一进屋,副院长便是放下手中卷宗,眉开眼笑的恭喜道,

“呵呵,何來恭喜之说,只不过是不想自己被欺负的太过了,逼不得已而为之,”古辰深深鞠上一躬,恭谨道,

见状,副院长一怔,他倒是沒想到古辰心性竟会恢复的如此之快,要知道现在离他虐杀掉赵旭,也不过区区半个时辰而已啊,

如此短的时间内,他就已然再度恢复之前的沉稳,完全将那股杀戮之息隐沒下去,

“哟嚯,咱们地院的的小狠人还知道谦虚啊,这可不像是之前在斗场中残忍虐杀一位同门之人啊,”副院长眉毛一挑,脸色随即沉了下來,道,

他显然是对古辰之前那残忍的手段,还耿耿于怀,

“抱歉,副院长,若是弟子有不当之处,还请您老见谅,不过对于赵旭这种人,弟子自问所做问心无愧,若是还有第二次,我依然会这么做,”古辰挺了挺腰杆,铿锵道,

“嗯,”副院长闻言眉头一皱,他不过是想让他知道这样做确有不周之处,却是沒想到古辰不仅不认同,反而还一脸硬气,

“你这小子,我说……”

啪啪,啪啪,

他刚想再度开口指责,却见一旁的酒鬼突然拍起手來:“好,就是这股子傲气,和你爹当年一样,”

“臭小子,一边去,就沒见你教些好的,”副院长佯装怒道,随即瞄了眼古辰,道:“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做事尽可能考虑周全,就像之前你所做的,固然是出了心中恶气,但无形中却让你与长生门之间的矛盾彻底激化,”

“你要明白,虽然我们作为学院高层,但是对于弟子之间的恩怨,我们向來都是不会插手,若是有一天那信长生再向你发起生死傀斗的挑战,你又该如何,”

“接下便是,”

古辰想也沒想,径直道,

攀钢西昌医院
双鸭山市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济宁治疗牛皮癣价格
新疆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