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苍雷的剑姬第655章欺骗

发布时间:2020-01-22 15:55:29 编辑:笔名

苍雷的剑姬 第655章 欺骗

我并不喜欢那些名为治愈实为致郁的剧情,当然也不是很反感,毕竟世间诸事不会每件都非常顺利这点我还是知道的。。lωχs520。谁也无法保证绝对不会出现那种令人无可奈何的情况,所以有些时候必须狠下心做出决定才行。

道理我心里全都明白,然而真到了由自己做出决定的如今,我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至少,我没有那种能够随随便便夺取一个人性命的勇气与觉悟,更何况她还是一只萌妹子——我才不会承认最后这个乃是真正的重点呢!

尽管经历了不少次的战斗,可我交战的对象基本上都是些猎奇爬爬,属于出门时脸上必须打马赛克以免吓哭小朋友系列;还有异世界的恶魔,他们倒的确是智慧生物但终究和我不是同类,又是心狠手辣企图入侵自己家乡的角色,根本没必要跟身为敌人的对方客气。因此我才可以在战斗中尽情发挥,而没有在心理上受到任何不良影响。

不过这次却很特殊,对象是个被魔性之种寄宿了的普通女孩,而且看起来她还保持着人类的意识。也许再过不久她就会变成某种非人的存在,可最起码目前女孩仍然活着,会想要实现自己永远不可能真正实现的愿望会感受到体内剧烈的变化会恐惧无助到几近绝望,同样也会希望在自己不受控制地伤害到其他人之前能够被解决掉从而获得解脱。

面对此情此景我真能下得去手吗?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如果真要这么做了的话,我恐怕一辈子永远都无法释怀了吧。亲手终结一个人的生命所带来的沉重,现在的我还背负不起。

所以在沉吟片刻后,我轻轻地摇着头拒绝了红裙女孩的请求:“抱歉,我做不到。”

“你这样会害死我们所有人的啦!”梦云立刻踮起脚狠狠敲着我的脑袋提醒道,“那些杂兵眼看着就要冲过来了喂!”

很显然红裙女孩并不能控制这些五颜六色的充气玩偶。而且在她主动求死后,女孩的身体也随即微微抖动了起来,仿佛内部有什么危险的猛兽要迫不及待地冲到外面似的。受到刺激的魔性之种明摆着加快了它的发芽速度。至于所需的养分……舞台上这不是现成的么?

不能再犹豫了,既然没打算杀人。我就必须带着这几个女生突围出去。于是在第一只充气玩偶冲到舞台旁边的时候,我便将搭在弓弦上的箭矢狠狠射出,径直于杂兵群中爆出大片的火光,用气浪吹乱了它们的队形。

“走!”我带头跳下了舞台大声喝道,“跟紧了别掉队,被抓住可是不管救的!”

梦云和那几个女生纷纷紧随在后,她们尽管很害怕却没有失去理智,也许只是在下意识地跟着已然进入冷静模式的宝贝妹妹一起行动。但无论如何这省去了我不少麻烦。最起码不用一个个把傻愣在原地的女生们从震惊中喊醒了。

我们所有人才跳下舞台,便听见后方猛然响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大呼啸声。紧接着某样东西裹挟着大量舞台木板地面的碎片自头顶上扫过,强劲的气流差点就要将人刮倒,瞬间惊出了我满身的冷汗。

什么鬼东西?我禁不住稍稍回头看了一眼,却见舞台上红裙女孩的左手此刻变得比桌子还大,五指顶端的指甲长而尖利,呈刺目的鲜红色;她的左侧胳膊也是好似橡皮泥般伸展出了老长,刚刚女孩或者应该说魔性之种就是用这两个组合企图把我们给全部留下来的。

事情果然变大条了啊!瞬间满头黑线的本人顾不得理会眼角喷出的泪花,再次抽出一支箭射向了前方——现在已经没有了回头路,更不能就此停下。除了拼命前进以外就只有死。

但即便连续用两个大招突破了充气玩偶的包围,情况也没有得到任何好转。要知道在这个鬼地方可是有着几万名的“热情观众”,它们光是用手里的荧光棒都足以砸死我们了。事实上那些色块人形在看见我从硝烟中钻出来的瞬间便展开了攻击。扑面而来的海量彩色光束壮观得令人禁不住当场泪流满面。

虽然是精神攻击不会直接伤害身体,可同样普通的魔法盾也无法加以阻拦。万一某个女生在被许多光束击中后突然晕厥倒地,难不成就只能把她丢在原处不管了吗?更要命的是红裙女孩竟然缓缓飘上半空不急不慢的朝我们飞了过来,和眼下的情形相比前些天让我和小伙伴们在《侵蚀》游戏里屁滚尿流狼狈不堪的红月洋馆团队副本简直就是天堂了有木有?

然后挡在我们面前的一大片色块人形以及它们的座位便突然化为了冲天的烈焰和无数的碎片,滚滚热浪席卷而来,让几乎快要被冻僵的本人重新燃起了希望。

以及吐槽的**。

“喔呵呵呵——!我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才会特地跑进来搅合的啊!”莎菈在安全通道的入口处又蹦又跳的一边丢着魔法一边咋呼道,“尔等这些邪恶的渣滓全都在本小姐的神圣火焰中消失吧,咱要代表fff团消灭天底下所有的情侣!”

你喊错口号了喂!话虽如此这里还是抓住莎菈替我们制造的机会赶紧跑路的好,吐槽日常什么的可以等逃出去了再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不可否认这只马猴烧酒的火系魔法有着吊炸天的威力。在“人群”中炸开后那场面绝对能让经常上演此类镜头的联邦大片自叹不如。原本正在朝我们展开齐射的色块人形队伍顿时乱成了一团,它们的攻击也随即停顿下来。正好方便大家不顾一切地拼命向前冲刺。

莎菈并不放心让蓝羽学姐一个人待在外面,因此也把她带了进来。此时天然呆正站在通道里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指着我们这边大声喊道:“小心后面!”

tmd怎么又是后面,这年头大家是多么的喜欢捅人菊花啊!?整个人瞬间风中凌乱的我囧囧有神地回过头去,接着囧着的脸上立刻换成了无比惊悚的表情,哪怕在先前的战斗中不知不觉进入了冷静模式也无法阻止内心深处的惊涛骇浪。

红裙女孩的体型差不多变成了原本的两倍,不过由于作者安排我是说在神兽河蟹的干涉下她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变大了,没能秀出传说中令人无比期待的福利;另外女孩的右手也变成了和左手一样的东西,她的两只眼睛之中更是渗出了诡异的红色光芒。不等我们反应过来这道光芒便激射而出,只瞬间就穿过双方相隔甚远的距离,毫不费力地贯穿了落在队伍最后面那个女生的身体。

想象当中血光四溅的场面并没有出现,那个女生也没有变成一堆血肉模糊的马赛克。事实上她就那么保持着满脸惊疑不定想要回头看个究竟的造型定住了,身体随即像水波一样摇晃起来,迅速转化为一团散发着微弱乳白色光芒的球体,静静地飘在了空中。

下一秒就看红裙女孩优雅地抬起左爪将这团白色球体吸到了掌心,令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是被吃掉了么……如果刚刚被击中的人是梦云,我又该怎么办,能救得了妹妹吗?说到底这种技能未免也太犯规了,果然想要在对方的领域里和它战斗根本一点都不明智呢。

“不不要,我不要这样伤人。”红裙女孩的眼中忽然流出了泪水,口中也在不停地哽咽着,“无论是谁都好,请快点杀死我吧!”

岂可修,她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做不到啊!这和被逼着杀人有什么区别?

“嗯,那就如你所愿,彻底地干掉你吧。”

一个声音突兀地自天际传来,众人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房顶便在惊天动地的巨响中猛然炸裂,一道淡蓝色的光芒拖着长长的尾迹有如流星般飞快地斜坠而下,带着无比夸张的强大气势径直掠过红了裙女孩。

几乎半个会场都在瞬间闪过的金属光芒中崩解了,红裙女孩也发出完全不像是人类声音的恐怖嘶吼倒飞了出去,稀里哗啦的撞进舞台地面,显得甚为狼狈。

精美的古典长裙随风飘舞,手中的利剑反射出耀眼的寒芒,落点附近的一切杂物都被气流吹得不知去向,唯有半蹲着的艾蜜琳娜成为了此处最为醒目的存在。不过金发少女并没有继续摆poss,她很快便站起身随意地捋着自己的马尾辫略显疑惑地自言自语道:“竟然没能干掉?果然是对附着了精神力的实体武器攻击有着一定的耐性吗?”

“等等一下啊,艾蜜琳娜。”我急忙大声地提醒道,“那个女孩仍然保留着人类的意识,她还活着啊喂!”

“你哪只眼睛看见她还活着的了?”谁曾想金发少女竟然给了一个令我目瞪口呆的回答,“连对方的欺骗都看不出来吗?”(未完待续)>

苏州圣爱医院医生
忻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宁夏有癫痫病医院吗
太原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