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我的魔物娘军团第445章442伟大的王都

发布时间:2020-01-22 22:36:01 编辑:笔名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445章 442 伟大的王都什么样

一向对这种人颇有好感身残志坚。赛博坦每次见到这种人就都会觉得其非一般的毅力与能力。老实説布尔凯索人天生的就具备了很多天赋,这是先天给的虽然可以拿出来自豪一下。但是却并不足以……拿出来炫耀。

赛博坦曾经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有多大的在拜托了这句腐朽的躯壳之后,依旧能够做成那些所谓的老实説真的没这方面的毅力。

而这些身残志不残的人却不然,他们的身体已经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心灵上也遭受了无的创伤但是这些人却毫不放弃的走自己的路。

这就让赛博坦很是赞赏了只不过面前这位还真的是……另类啊。

“……东欧好地方啊,真的没想到这么个没有连接海陆的内陆国家,首都我们岚盾还好。”跑了一天的路赛博坦有些乏了,靠在一颗城外的大树上。对前来迎接自己的一群人笑了笑。

来迎接自己的应该算是一只小型的仪仗队吧,举着王室旗子就好像当初火车、飞机、客运站门口举着牌子似的,第一时间能够表明对方的{3w.身份。

“岚盾什么样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在匈牙利这就是最好的城市了不过这座城市和岚盾可不一样。”站在赛博坦的身边,驻扎在城外一角。马上已经有专门的补给队从城市里运送吃食和饮水以及休息用具,残疾的中年人这个时候就好像聊天一样和赛博坦説话:“岚盾是一座最近翻新过的城市,但是我们的尼特拉城则是千年之前的产物了是的,我们原地踏步走了差不多一千年。”

“哦……一千年?”这个让赛博坦颇感惊讶。

“没错,当初我国的‘圣王’改宗,可是当时天下第一等的大事。因为我们匈牙利就是号称,在大灾变之后似乎便认为我们是最东方之国实际上我们的祖先的确有东方血统但是那早已经被冲淡了。不过……我肯定的一diǎn是一个人如果追寻到了自己的信仰,则为其甘心情愿放弃一切。我们的‘圣王’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从旧的长生天和斯拉夫信仰转信了圣光主教派。谁不信就刮了谁,谁不信就弄死谁,自己儿子不转信都要活活打死,自己老婆不转信直接再换一个。这……全国上下也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了这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我们‘圣王’刚刚在与更东方的游牧民族作战之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将抢掠来的所有财产全部当做‘献金’给了当时的教皇。嗯……五万个金币。当时当地五万个金币可是货真价实的,修一个坚固的城堡才多少钱?教皇对这种信仰之力也是赞许有加,前后三代教皇前后三次追封或者封我们圣王为圣人顺道把钱还了回来。可能是觉得当时我们圣王再这么弄国内就要造反了吧?因此当时的教皇提议建造一座全新的首都,以罗马为范本感受圣光的恩赐于是,这就是我们的首都尼特拉城。”

“哦,令人惊讶……”

“惊讶吧千年过去了,什么都没了。没人知道当时儿子面对父亲异样的狂热是否觉得心碎,也没人知道夫妻之间因为狂热的信仰而痛苦万分,甚至不会有人记得自己的祖先是如何从一个普通的匈牙利人变成了普通信仰圣光的匈牙利人但是这座城还在,人还在,这个故事还在。”

“嗯,受教了。”赛博坦严肃的diǎndiǎn头,抬起头去看着对方自己高出小三十厘米的身材。摘掉手套伸出手去行握手礼:“还没有自我介绍,赛博坦?地狱咆哮?布尔凯索你的英伦通用语真棒。”

“我才是真的失礼了骑士王大人,我是纳吉?山多尔。匈牙利人姓在前,名在后。”残疾中年人微微一笑,脸上的肌肉让他更加显得难看。但是这个时候赛博坦却不这么想了,最起码一开始的时候两人刚刚见面要强得多:“没什么,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看书和看虫子没想到看书自己也能学会diǎn有用的东西。”

“不用再叫什么骑士王了,听起来好怪,哪怕是叫我大酋长也是好的。”两人握手完毕之后,赛博坦看着城外正在搭建的营地:“我的人很能吃苦,我也是你们这样搭建营地没有意义,我们可以马上出发前往……”

“嗯,大人。”看了看赛博坦,纳吉?山多尔直言不讳的説道:“老实説我十分佩服大人您和您的部队有多么快的行军速度。已经几乎可以和我们的祖先相提并论了。但是……我们的祖先都是些游牧民族,每个人都是战士每个人都有最少三匹马换乘,这才能达到你们的行军速度几日前我们还听説你在勃兰登堡,昨日便听説你们已经快要抵达我们的首都。”

赛博坦则是想着一路上究竟是谁在给匈牙利人通风报信呢?

“是么,我希望我的作为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赛博坦甚至有些“憨厚”的笑了出来:“大家説我是骑士王,我……感觉很惭愧。我只是一个亲王而已,但是我不吝惜任何代价来让我的所作所为符合真正的骑士精神。”

瞬间纳吉?山多尔都快相信对方的确是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子了,但是这些年来风风雨雨让他这个饱受沧桑的残疾畸形儿早已经忘却了人类最美好的初衷。没有办法,这都是逼出来的纳吉?山多尔脸上换了一副崇敬的表情,对赛博坦説道:“令人佩服,我尊敬的大人但是你的想法很好,但是如果世界上所有人的想法都和你一样,那世界就不会有战争了,我的大人。”

“哦?”

“昨天,东北斯拉夫诸侯的‘哥萨克人’部队也才刚刚抵达。老实説……也是我接待的,而且我就直説了吧我因为种种原因,你看看我的脸和身体就知道,我不是很受王室待见。当然我也不是很待见王室,我在妓|院里可是号称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説到这里不知道是自暴自弃,还是其他原因,纳吉对天哈哈的笑了三声,用调侃却又自卑的语气説道:“我接待的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容易接待’的人。我还是很害怕骑士王大人,您也和那一万个(虚数)哥萨克一样呢。”

“哦,是因为我们都是蛮族?”

“是的,但很明显现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纳吉笑着説道:“那些真正的野蛮人似乎没有见过城市似的,来了我们斯特拉城便走不动了路。在窑子里已经出不来了了嗯,老实説真的不能怪他们,要怪就要怪女人的**,我深有体会。”

“……”赛博坦有些感慨,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脸的沉思:“很久,有多久了?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开黄|色笑话的人。真是……令人感慨”

“都是男人嘛,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纳吉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没人敢在对方面前开带颜色的玩笑,可能是因为……大家认为女人不会太接受这种笑话吧。瞬间,纳吉似乎找到了和对方的共同语言。

“那么大人今天,我来做东如何?”纳吉笑着説道:“城市里最优秀的地方都知道。”

“不了我妻子在军队里,你不想这座城市陷于战火之中,我就建议你跟我説説就完了,别打算去做。”赛博坦赶紧摆手,道:“我觉得……既然我来了,那么我去见见匈牙利王,也是应该的吧?”

“这个倒是,我们国王最近也是焦头烂额……”

“那么我们在去见国王之前……”赛博坦看了看远方的城市,又看了看自己正在搭建营地的布尔凯索同胞:“去哪儿聊聊吧,我听説你们匈牙利人有东方菜?”

“这个可以有,匈牙利人引以为傲的!”

匈牙利

小忍自从看到了迪妮莎就不再理赛博坦了,这个倒是多多少少让赛博坦有些……怎么説呢,伤心。一口一个叫的那叫一个甜,让渴望亲情的女强人露出淡淡甜美的笑容也是难得!

既然我老婆喜欢你,你就好好的去卖个萌,讨个欢心。

不过赛博坦和这个匈牙利的残疾王室贵族越聊越心惊,对方也是和赛博坦越聊越胆寒。赛博坦惊讶的是一个匈牙利残疾人都有学问到了这个地步?而纳吉则是惊讶怎么蛮族之王出口成章,説的头头是道?

你要是张嘴loktar,闭嘴ogar我倒是还能接受一diǎn。你这张口成仁,闭口取义是怎么回事?上升的高度有diǎn太那啥了吧,这要是今天回去我和国王怎么交代啊。难道就説自己今天见到了蛮族之王,被蛮族之王教育了一大堆如何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道理?

国王不开了自己才怪吧!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

祥云县人民医院
南方医院罗岩峰
贵州哪家医院看癫痫最好
中山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西安公立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