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无上圣王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上邪-邪皇-

发布时间:2020-01-16 17:10:39 编辑:笔名

无上圣王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上邪?邪皇?

随后叶晨收起东皇钟,使了个法诀印在东皇钟上,东皇钟发出一声嗡响,便断开了和叶晨冥冥之中的那道联系。叶晨又掐诀一引,从叶战龙身上摄取了一滴精血滴在东皇钟上,东皇钟光芒一闪,便进入了叶战龙的眉心中。

“娘,你带岛上的人先去蓝璃族长的宫殿。”做完这一切,叶晨便往后退开,xiǎo心的看了一眼叶战龙那条神龙,见其没有反应,这才对云允儿説道。

“可是战龙他……”云允儿一脸担心的看着叶晨,还是放心不下叶战龙。

“我把东皇钟给了爹爹,爹爹会没事的。”叶晨安慰道,“xiǎo雪,你也先跟我娘去鱼人族的宫殿躲一躲。”

“那你呢?”韩雪有些担心的看着叶晨。

“我留下来给我爹爹护法,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叶晨柔声安慰道,“去吧。”

韩雪diǎn了diǎn头,这才跟着云允儿一步三回头的离开xiǎo岛。

“叶晨,你想到办法了?”镜心疑惑的问道。

“没有。”叶晨摇了摇头,“不过我也有执念,我知道,一旦心生执念,外人是帮不了的,只有靠自己才能度过自己心里这道坎。”

叶晨一边説着,一边席地而坐。东皇钟有保护元神的功效,叶战龙在得到东皇钟之后,整个人便镇定了下来,那条由他元气幻化的神龙也不再乱动,只是盘旋在叶战龙的头dǐng上空,时不时发出一声怒吼。

xiǎo兽见状,便慢慢收起了庞大的身子,回到叶晨身边,趴在叶晨的腿上打瞌睡,时不时的抬起头来看一眼空中那条元气神龙,防止元气神龙忽然发难。

叶晨安抚着xiǎo兽,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叶战龙,心里暗自担忧。

虽然嘴上那么説,但毕竟入魔实在太过于危险了,叶晨又怎么可能会不担心自己父亲的安危?

“别太担心了,你爹早就是幻龙大陆闻名的天才人物,这diǎn难关想必一定能够安然度过的。”镜心安慰道。

叶晨只是diǎn了diǎn头,并没有説话。

虽然将东皇钟给了叶战龙,但魔障毕竟不同于天魔,叶晨还是有diǎn担心叶战龙能否安然无恙。

随着时间一diǎn一滴的过去,叶战龙的情况似乎并没有比之前好,脸上的表情反倒愈发狰狞痛苦了,身子微微颤抖着,萦绕在他周围的黑色气息犹如恶魔一般,隐隐传来一声声惨叫。

叶晨双拳紧握,目光中满是忧虑,胸口就像是揣着一只兔子般,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而正当这时,外面的幻龙大陆一处不知名的角落,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座华丽恢宏的宫殿,宫殿出现之后,便直接落下,发出一声巨响。

过了一会,宫殿大门忽然打开,一名美貌的女子从殿中走了出来,举目四顾,像是在等什么人。

这女子正是邪皇的弟子沐吻,而这宫殿,自然便是邪皇的天尊宫了。

“沐姑娘,久等了。”沐吻等了片刻,一个声音忽然由远而近,紧接着一位老者踏破虚空,迅速飞来落在殿前。

这老者竟是陈老,只是他却并非独自一人,在他身后还有两个xiǎo女孩,居然正是洛倾颜和珊烛!

原来珊烛被公子崖带出无天上镜之后便暗中将其送到了星辰学院,当然,珊烛对此并不知情,只知道自己一醒来,人就已经在星辰学院了,洛倾颜就在她的旁边。问洛倾颜是怎么回事,洛倾颜也不説,只让珊烛好好休息。

随后珊烛在星辰学院呆了几日,一直到今天,陈老忽然来找她,説是想要带她和洛倾颜一起出去一趟。珊烛倒是知道陈老是洛倾颜的师父,并且也和叶晨关系不错,暗衬陈老应该不会害她,便答应了下来,这才跟着陈老出现在了天尊宫外。

“陈老客气,我也是刚出来。”沐吻温婉一笑,説话间,顺带看了看陈老身后的珊烛和洛倾颜。

“倾颜,珊烛,这位是沐吻姑娘,快见礼。”陈老顺势把她们推到身前轻声説道。

“见过沐姑娘。”洛倾颜乖巧的行了一礼。

珊烛虽眉头一皱,却也还是向沐吻略微颔首,算是见礼。

“珊烛,不要无礼!”洛倾颜见状一惊,连忙拉了拉珊烛的衣袖。

如今洛倾颜也有十四五岁了,又是陈老的弟子,对人情世故更懂得了不少,她知道,连自己师傅也要这样毕恭毕敬的人,肯定是幻龙大陆某位隐世的强者,要是珊烛无礼惹恼了对方,怕是就算陈老也难保她们!

“无妨,三足金乌乃是上古魔兽,向来心高气傲。”沐吻却没有在意珊烛的无礼,只是笑了一笑,并向珊烛和洛倾颜diǎn头致意。

随后沐吻又对陈老道:“陈老,她们交给我便是了,你先回去吧。”

“如此,就有劳沐姑娘了。”陈老又恭敬的向沐吻行了一礼,对珊烛和洛倾颜diǎn了diǎn头,示意她们过去。

洛倾颜倒是没有多想,只是遵从陈老的意思走向沐吻。然而珊烛却又皱起了眉,拉住已经踏出一步的洛倾颜,警惕的看着沐吻和陈老。

陈老见状一愣,旋即呵呵一笑道:“沐姑娘不要见怪,是我没和她们説清楚。”

説着,陈老略微蹲下身子,一脸慈祥道:“珊烛不要担心,我只是让她带你们去见个人罢了。”

“见谁?”珊烛依旧皱着眉头,冷冷的问道。

“你见了不就知道了?”陈老呵呵一笑道,“説起来,那人也算与你是旧识了,和你哥哥也曾见过几次。”

珊烛愣了一愣,回头看向沐吻,似乎在回想自己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珊烛,我们进去吧,师父不会害我们的。”洛倾颜安慰道。

珊烛迟疑半晌,最后还是diǎn了diǎn头。

“沐姑娘,那我就先告辞了。”陈老这才向沐吻道。

“陈老慢走。”沐吻微微颔首,轻声道。

陈老又看了看珊烛和洛倾颜,随后便身形一闪,人便已经飞出了千里之外。

“你们随我来。”沐吻对珊烛和洛倾颜微微一笑,侧身让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珊烛紧紧牵着洛倾颜的手走进宫殿,身子一直紧绷,保持着警惕。沐吻的修为连她也看不透,再结合陈老的态度来看,这沐吻至少也是老祖级别的人物!这让珊烛不敢放松,心里已然做好了只要沐吻一有异动,便马上化作三足金乌带着洛倾颜离开这里的打算。

沐吻知道珊烛戒备着自己,却并没有在意,只是走在前面给珊烛和洛倾颜带路,还有意无意的拉开了距离,好让珊烛能够放心一些。

宫殿外面恢宏华丽,宫殿里面自然也是雕梁画栋,虽然这里看上去很大,但实际上里面却只有寥寥四五座楼罢了,剩下的地方大多都是xiǎo树林和花园,外院的西边还有一片湖泊,湖面浮着大片的睡莲,时不时有几只鸳鸯飞起来,惊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沐吻也没带着珊烛和洛倾颜去大殿,而是径直走向那个湖。来到湖边,只见莲花丛中有着一座浮在水面上的木桥,弯弯曲曲的通向湖中心。

沐吻示意珊烛和洛倾颜稍等,随后自己走上木桥,没走多久,便到了桥头,只见那里坐着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一手拿着鱼竿,一手拿着葫芦,时不时往嘴里灌一口酒。

眼看如今量劫将至,然而却还有闲情逸致钓鱼喝酒的人,除了邪皇之外还能有谁?

“师父,陈老把她们带来了。”沐吻盈盈一礼,轻声説道。

“是xiǎo吻啊。”邪皇抬眸看了沐吻一眼,嘟嘟囔囔的放下葫芦拉起鱼竿,“你説我都钓了一天了,这些死鱼怎么就不上钩呢?难道是我长得太帅了?他娘的,看来长得帅也不是什么好事啊,钓个鱼都钓不成。”

沐吻闻言抿嘴一笑,白了邪皇一眼道:“依徒儿看啊,这些鱼肯定都是被师父的王霸之气震慑住了,不敢过来吃鱼钩上的饵料,自然是不会上钩。”

沐吻特地在“王霸”二字上加重了语气,显然她所想要表达的并非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邪皇却浑然不知,反倒还得意洋洋:“也是,像我这样的威猛强大的男子,湖中那几尾鱼儿会害怕实属正……不对!xiǎo吻!你皮痒了是吧!”

话説到一半,邪皇这才反应过来,举起手中的葫芦作势要打沐吻。

“咯咯……”沐吻不由笑出了声来,一把夺下邪皇手里的玉葫芦道,“师父,不要闹了,那两位还在桥头等着呢。”

邪皇哼了一声,仍旧又瞪了xiǎo吻一下,这才道:“带她们过来吧。”

沐吻忍着笑diǎndiǎn头,又回到湖边,片刻后便带着珊烛和洛倾颜走了过来。

“哟,xiǎo妹妹,我们又见面了。”邪皇扔下手中的鱼竿伸了个懒腰,回过头来笑嘻嘻的説道。

“找我们有什么事?”珊烛只是抬头看了邪皇一眼,冷冷的説道。她脸上毫无表情,看上去一diǎn都不惊讶。

“咦?你竟然一diǎn都不惊讶?”本来期待珊烛珊烛露出惊讶表情的邪皇反倒自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没什么好惊讶的,已经大概猜到是你了。”珊烛淡然道。

邪皇一愣,不过却也没在意,只是重新又坐下,道:“那我想你哥哥大概也已经猜到我身份了。”

珊烛不置可否,却没有説话。

“珊烛,你认识他?”洛倾颜拉过珊烛,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

“算是吧。”珊烛diǎn了diǎn头,“和哥哥见过他几次。”

“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吧。”邪皇呵呵一笑道,“我叫上邪,邪皇只是个号罢了。”

“上邪?你就是那位失踪的大能上邪?”洛倾颜诧异的看着邪皇,显然是听説过这个名字。

“算是吧。”邪皇挠了挠后脑勺,“这个有diǎn复杂,解释起来麻烦。xiǎo吻,你来跟她们説吧。”

“是。”xiǎo吻diǎn了diǎn头,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几个蒲团出来,分别递给珊烛和洛倾颜,自己也垫了一个,在木桥上坐下,“关于师父的身份,还要从上一次黄天量劫説起。”

张家港常阴沙医院怎么样
井冈山大学附属医院怎么样
成都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云南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温州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