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御毒问天第494章还不是时候

发布时间:2020-01-23 15:49:46 编辑:笔名

御毒问天 第494章 还不是时候

鳞城城主,自幼家中贫寒,此时的地位,正是他在战场上一点一点功勋积攒下来的。

一个孩子与你说不要再往前走,这一城之主自然只是当做是一个笑话,他望着这个正是天真烂漫年龄的孩子,没有与他一般计较,只是说道:“小子,看在你爹的份上,今日之事我可以不与你爷爷说,免得他来打你的屁股,速速让开,我有正事要办。”

说起来,这城主对蓝奴还算是客气的,不仅仅是因为蓝奴的身份比较特殊,更是因为蓝奴平时就与这城主颇有渊源,隔三差五的闯祸首先碰到的就是这个城主,时间久了,无儿无女的城主,反而对这个孩子很是喜欢,多多照顾了一二。

放在平时,蓝奴怎么也不敢忤逆城主的命令,但今日令他拦截在此的不是别人,而是蓝家的恩公,他既取名为蓝奴,就是要当这恩公的奴,主人都说了要拦路,他又有什么道理让开?

他轻轻一笑,心中还在嘀咕:“恩公果真艺高人胆大,随便给我了一个东西,就让我来拦截一城之主。”

“小子,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让开让开,那人就在前方看戏,让我看看,究竟是谁胆敢在我鳞城撒野。”

城主身边,几名随他从战场上下来的将领已是摩拳擦掌,太久了,太久没人敢在鳞城撒野了。

只是这一次,最先挡在他们面前的蓝奴并未就此让开,脸色苦闷的他又一次开口警告道:“城主,这一次,你真的,过不去了。”

城主脸色一正,莫名的有些怒意,喝道:“小子,事情关乎到我一城的颜面,这一次,可别任性了,快快让开就是了。”

说着,城主直接调整心力,右手向前轻轻一拨,这蓝奴的小身子板竟是凭空的向右缓缓的移动而去。

城主再道:“来人,随我抓人!!”

“是!!”

蓝奴怪叫一声:“不能去!!”

唰……

蓝奴身形一掠而出,又一次拦截在城主面前。

这一次,还未等城主动怒,身边曾经随他征战多年的将领是率先动手,凌空一捏,提着这蓝奴小子直是轻而易举的丢向天空。

一众士兵准备冲入人群,将那胆敢挑衅鳞城的小子抓住。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被丢向天空的蓝奴,竟是在空中飘然而立,随后大叫一声:“城主,今日这路,你是过不去了。”

“嗯?”听闻此言,众人猛然抬头,竟然见到那小子临空而立,右手高高举起一个看似普通的瓶子。

“登空而立,此子……此子究竟修炼了什么功法,竟然……”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蓝家何来如此高等的功法?”

城主一脸的不可置信,但依旧还有一批人趁机冲入人群,准备去抓云书。

得了云书的命令,蓝奴持瓶而镇守此处,他自不可放任这些人打搅恩公,随即身形猛然坠落,又一次挡在众多守城侍卫面前。

他高高举起药瓶,喝道:“城主,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劝你,今日就这么算了吧,不然我……”

城主脸色难看,只是他一城之主,听闻一个孩子的警告就退缩,这话传出去,以后他还如何以城主自居?

他自是不好再浪费时间,直是身形飞掠而出,喝道:“小子,晚些时候再你与算账,今日的事,必须要有个了断。”

城主已是顾不得这白衣男子的来历,一切,都要抓了以后再说。

城主的右手上前用力的抓起了蓝奴的领口,随后就准备用力,将他抛给身后的侍卫,可就在这时,被举了许久的药瓶,终于在蓝奴的一声叹息之下,清脆的摔碎在地面。

“嗡……”

这是这一瞬间,世界仿佛失去了色彩,空气变得粘稠无比,所有的动作变得缓慢,随后干脆停止在原地。

方寸剧毒,方寸之间,唯我独尊!!

施毒者,蓝奴,所以他自是安然无恙,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被禁锢住的所有人。

城主的实力不弱,是一中规中矩踏入地庸入门的强者,相比其他感染了方寸剧毒就浑浑噩噩失去了思考能力的人来说,他反而还能持续思考,但他的身体却动弹不得,一时间惊讶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咦?”蓝奴伸手在城主的面前挥了挥,不由笑了出来:“好玩,这真好玩,恩公果然厉害,这城主的实力可是在兆国都是名列前茅的,想不到城主都动弹不得了,而恩公甚至都没有自己亲自动手!!”

他挣脱了城主的手臂,这才发现,自己也并非置身事外的安然无恙,他虽可以动弹,但四周被禁锢的一方土地之上,空气变得粘稠如油脂,他的行动也大大的受到了限制,而且,那些被停滞在空中的一粒尘埃一片树叶都变得锋利无比,他想要行动,就必须要小心这些东西,否则轻轻的一划,他的皮肤上就立刻会留下一道血痕,十分危险。

但是他爱玩,靠近了城主捏了捏他的鼻子,随后住了抓他的头发,哈哈大笑道:“城主,我都说了,今日连你都过不去这里,我们呐,还是在这里乖乖的等恩公吧。”

说完,蓝奴回头。

人群当中,有一部分的空间都北方寸给感染,这些人同样动弹不得,但还是望着戏台的方向,保持着他们看戏的姿态。

而那些靠前一些的人,虽然没有被方寸剧毒所笼罩,此时依旧沉浸在看戏当中,浑然不知城主就在身后。

云书就在人群当中,望着那女子,看了许久。

在虚海经历了这么多,云书至今都还不知道何为情爱,但他知道,倘若他真的会爱一个人,那一定是这位肯为他而死的傻姑娘吧。

“虞儿,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我吧,等我有朝一日回来,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也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守在你身边,陪你共度朝夕,可好?”

戏台上的戏子翻了一个跟头,引得台下众人大声叫好,这一段是本戏的精华所在,往日看戏,蓝嫣都是目不转睛的,但不知为何,她竟是在这一刻有些心不在焉,莫名的回了头,她看到了一群观戏的路人正面朝着戏台,却有一白衣男子,背对着她,逐渐拥挤出人群。

“他……”

“小姐,怎么了,咦,哇呀,小姐,你……你怎么哭了,不好了不好了,若是让族长知道了,全族有许多人怕是都要挨罚了!”丫鬟吓得花容失色,只因这一个家族的人对着蓝嫣的在意程度,已是到了疯狂的地步。

往往蓝嫣一哭,家族内上上下下陪伴她的下人,都要遭殃!

“小姐……”

看白衣走远,蓝嫣缓缓起身,泪眼朦胧:“没事,只是风沙迷了眼,等等就好,再等等一定就可以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小姐……”

“我比姑姑幸运,她一生未曾等到她爱慕的男子,我一定可以。”

丫鬟已经傻了,她根本听不懂蓝嫣在说些什么。

云书没有回头,大步向前走去。

直直走入被方寸剧毒所控制着的一方土地,看到了被定格住的城主,只是看了一眼,随后便将一个木盒丢到了还在逗弄城主的蓝奴怀里。

“恩公,这是……”

这木盒的样式,竟是与蓝家祖宅放在高台最高点的那一木盒一模一样,只是原本这木盒打开不该是空空荡荡的吗,怎么……恩公还带回来了?

原来,早在那地庸鼠辈打开木盒之前,云书早早的就已是将木盒内的东西取出。

木盒之内,装的正是一只蛊虫。

当年云书留下二十只蛊虫以保护蓝家,经过这十五年的岁月,外敌无数,蛊虫拼死守护,更在一次地庸联手进攻之时,蛊虫为保护蓝家进行了相互吞噬,从而创造出一只更强悍的蛊虫护宅,让蓝家化险为夷。

打开木盒,蛊虫已是气机将尽,云书干脆给其注入了岁月之力,此时木盒内的蛊虫,不仅不会死,更是比以往更加强大!

蓝奴不可思议的将木盒打开,刹那间,有股金光似乎想要炸裂而出,但因方寸剧毒的缘故死死的被压抑在小小木盒当中,距离最近的蓝奴与城主感受到了木盒内的气机,吓得直是心头狂跳不止,这气息,太凶猛了,简直就像是以一人之力面对山崩地裂的大自然,一下子感觉自己渺小的好似尘埃一般。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预约专家
廉江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牛皮癣医院专家
日照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山东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