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阴阳冰蛊师第二百五十五章另一个天地

发布时间:2020-01-23 22:42:31 编辑:笔名

阴阳冰蛊师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另一个天地

怀里炸弹倒计时的“滴答、滴答”的声音,催促着楚文的脚步在不断地加快、加快、再加快……

拐过一个弯儿,楚文就看到了正在画画的和勤阿丹。冲到了和勤阿丹的身前,楚文愣住了,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楚文只顾着一个劲儿地奔跑,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和勤阿丹。但是,找到和勤阿丹以后,应该怎么办?楚文灵慧魄的影像当中并没有交代呀!

怀里的炸弹还在“滴答、滴答”地进行着倒计时,怎么办?这一瞬间,楚文脑门子上的汗,立马就流下来了。

一个简易的画架,支在和勤阿丹的面前,她的右手拿的是中国传统的毛笔,旁边的窗台上放着一只装满了墨汁的小碟。

画架上,被固定的也不是油画的画布,而是一块毛毡,毛毡的上面是一张宣纸。楚文跑过来的时候,和勤阿丹正在斜靠在窗前,凝神打量着自己的画作。

画面上是高楼和远处是风景,很明显这些景物都是和勤阿丹用手中的毛笔,勾勒出来的。

就当楚文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和勤阿丹扭头对着楚文一笑,问:“来了?”

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和勤阿丹的目光也掠过了楚文怀中抱着的炸弹。

在和勤阿丹的目光当中,楚文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什么都不用说了。因为,楚文发现,和勤阿丹的目光当中充满了睿智,仿佛可以睿智到能够洞悉世上的一切东西,了解世上的一切东西。

楚文没有吱声,只是点了点头来示意回答和勤阿丹的问题。因为,楚文觉得自己在这个人的面前,甚至连语言都是多余的。

和勤阿丹,迅速地在画架上换上了一张新的宣纸,然后用毛笔在窗台的碟子里饱蘸了浓墨,在雪白的宣纸上写下了一上一下两个字。

与其说这是两个字,还不如说和勤阿丹在宣纸上画了两个符号。

但是,就是这两个符号,在和勤阿丹的笔下一写完,楚文突然就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这张纸就是另外一个浩渺世界的入口。

小的时候,楚文的妈妈苗婷秀,就曾经给楚文讲过一个吊死鬼儿的故事。

这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吊死鬼儿想要借尸还魂,它就要劝一个人去上吊。

吊死鬼儿的做法是,在一张白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然后劝别人探头往里面看,那里面有琼楼玉宇、绿树鲜花、青山碧水等等,各种人间没有的景色美不胜收,引人入胜。

只要是人经受不住诱惑,把头探进去看,那个圆圈就会变成绳索把人吊死,吊死鬼儿也就能够借尸还魂、转世重生了。

现在的楚文,面对着和勤阿丹写的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那两个字的后面,仿佛有着另外一个无穷大的世界。

就在楚文胡思乱想的时候,和勤阿丹已经把写好字的宣纸,取下来用两只手平平端起,用不容置疑的声音,对楚文说道:“把炸弹扔进去!”

楚文大吃一惊,和勤阿丹竟然让自己把炸弹扔进去,扔哪里去?

尽管这两个字写完,给了楚文一种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入口的感觉,但那也只不过是一种感觉而已,难道还真成了另外一个世界吗?

而且,楚文怀里抱的炸弹,可是比这张纸大的多的多,怎么扔进去?看着和勤阿丹,双手平端着一张纸的模样,就好像在她手上不是一张纸,而是一个无底洞一样。

“快!把炸弹扔进去。”和勤阿丹又重复了一遍。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扔吧!就算是楚文不想扔炸弹,也不行了。因为炸弹上的倒计时,还剩下最后的五秒钟了,再迟疑下去,楚文与和勤阿丹都得被炸死。

楚文立刻把炸弹,向和勤阿丹手中的白纸面上塞去。

这一刻,奇迹出现了。刹那间,楚文觉得宣纸上的那两个字之间的距离,突然拉大了。

在这一瞬间,一张纸的平面由二维空间,变成了三维的立体空间,楚文双手捧着的硕大的炸弹,竟然真的就放进去了……

突然之间,楚文的脑袋当中灵光一闪,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的右手握住了炸弹的计时器部分,左手把炸弹的主体向下用力一扒楞,瞬间计时器就被楚文拽了出来。

而炸弹的主体,在楚文的大力作用下,向着下方迅速陨落。与此同时,炸弹的主体也爆炸了。

“哈哈……”这时,几名岛国警员,也迅速的追了过来,他们看到的景象是楚文在举着手中的计时器在哈哈大笑。

同时,和勤阿丹手中的一张宣纸,正在燃烧。和勤阿丹一松手,几缕经过燃烧后变成的纸灰,从她的手中飘落到了地上。

“不许动、不许动!”几名岛国警员在警告楚文与和勤阿丹不许动的同时,他们也举起手枪对准了两个人。

“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我进入电梯时,发现了这个计时器。这根本就是一个假炸弹,是有人在恶作剧……”楚文说着话的同时,把手中的计时器扔在了地上。

随后,又赶来了大批的警员,把楚文与和勤阿丹隔离开来,进行询问。

和勤阿丹是一名来岛国参加画展的画家,因为在卫生间里面,没有被警员及时地进行疏散,而滞留在大楼里面。

而楚文就更简单了,他刚刚下了飞机,就赶来了银座。在进入自己公司受到警员的阻止以后,楚文悄悄地溜进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在电梯里面发现了假炸弹。

这件事情,有刚才在外面负责警戒线的岛国警员为证。

最后,所有警员又在大楼里面进行了仔细搜查,在确认没有爆炸物以后,他们才撤离了银座商业区。

“请、请,和勤阿丹女士里面请!”当岛国的警察们,全都撤离以后,大楼里面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秩序,楚文请和勤阿丹进入了电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总裁办公室。

“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儿?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想死?”关上房门以后,和勤阿丹突然发飙了。

南方医院李王勣
北京市肛肠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干细胞抗衰老疗法
烟台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友情链接